苏州劳动律师 - 法律咨询QQ - 法律咨询热线:136-4622-2967
苏州劳动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苏州劳动律师 >> 以案说法 >> 正文
带病豪赌民政所长黑手伸向救灾款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2-06

  核心提示

  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民政所所长,自从病魔缠身后,他开始自暴自弃,因病而赌,因赌而贪,因贪获刑。2006年7月11日,郑烨因贪污60.5万元救灾款被淮滨县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郑烨贪污案件发生后,在该县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栏杆镇镇长王某和栏杆镇财政所长王某某也因涉嫌玩忽职守被检察机关立案查处,8月10日,被移送审查起诉。

  十九岁的民政所长

  郑烨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父亲在淮滨县电业局上班,母亲在县棉麻公司上班。郑烨在家里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两个妹妹。那时兄妹4人上学和一家人的生活,仅靠父母亲每月二三十元微薄的工资,父母亲常常是为了吃饭、穿衣等生活琐事而发愁。郑烨是个有心人,大人的烦恼,他一一记在心里,并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找份工作,为家庭分忧。然而事与愿违,1979年,郑烨高考失利,上大学也只能是一个梦想。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当年,郑烨在电业局找了一份临时工作,他想通过出类拔萃的工作,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郑烨虽然年纪不大,可他眼勤、腿勤又有股钻劲儿,领导安排的工作都能出色地完成,深得大家的喜欢。当他拿到自己人生第一份汗水的回报时,郑烨一分不留地将工资全部交给了母亲,虽然只有七元多钱,也足以使父母亲得到宽慰。郑烨看到母亲接过钱转身偷偷拭泪的时候,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又沉了许多。就这样,郑烨在县电业局待业了两年。由于踏实肯干和工作出色,1981年郑烨被正式安排在栏杆乡政府上班。新的工作环境、新的机遇更加激励着郑烨努力工作,很快他就被作为骨干分配到了民政所,凭着他在县电业局两年的工作实践,很快使民政所的工作发生了可喜的变化,成为当时淮滨县各乡镇民政所的一面旗帜。1984年秋,深得领导器重的郑烨出任栏杆乡民政所所长,那年,他19岁。

  诊断出“肝坏死”

  1986年4月,郑烨感到自己突然饭量大减,每天工作一两个小时就觉得全天疲惫不堪,怎么休息都休息不过来。同事们劝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总开玩笑地说:“我二十啷当岁,身体壮得像牛犊,怎么会有病。”他想这也许是工作劳累和乡下伙食较差的缘故吧,增加营养和休息就会好转的。一天,剧烈的呕吐和腹部的疼痛使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于是郑烨自己偷偷地到了县医院做了个检查。检查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诊断书上“肝坏死”三个字犹如晴天霹雳,郑烨顿时一阵眩晕。他生怕是眼睛出了毛病,瞪大眼睛再次拿起诊断书,结果诊断书随着他颤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完了完了,这可不是小病,这可是要命的病呀!”

  突如其来的打击使郑烨一度少言寡语,然而在父母的疏导和呵护下,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郑烨的病情得到了稳定,并于1990年逐步治愈,只是从此不能劳累,落下病体。

  由于自己身体不好,郑烨一直没有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直到1996年,31岁的郑烨才走进婚姻的殿堂。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孩子出生才几个月的时候,妻子就离他而去。以后郑烨再也没有成家。

  牌桌上找刺激

  病魔缠身,妻子离异,让郑烨对人生失去了信心,一种绝望的感觉日益侵袭着郑烨的大脑。他开始放松了自我约束,有意识无意识地同朋友打麻将和推牌九,不过这都还是一些小打小闹。打多了之后,郑烨逐渐对“牌九”产生了难以割舍的依恋,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牌九”更公平、刺激,只要你运气好,赢多少钱庄家都会如数给你。

  一次,郑烨在朋友朱某带领下,来到地下赌场,初入此地的郑烨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一切都充满着诱惑。在朱某的怂恿下,郑烨试了几把,很快便赢了1000多元。他好像找到了“自我”,找回了“自信”,这么长时间的压抑,郑烨终于在赌桌上得到了宣泄。从此,郑烨的赌博行为便一发不可收拾。

  十赌九输。后来郑烨都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战绩辉煌”,不仅输掉了工资,还欠下了不少赌债。为了捞回输掉的钱,为了归还高额的赌债,他想尽办法筹集赌资。他以看病为由向母亲借,向两个妹妹借,向朋友借,向一切可以借得出钱的人借一个报告六十万

  长期打牌、熬夜,郑烨身体更加虚弱。2005年8月,他又诊断出肺结核、肺气肿等病症。一群“病魔”彻底击垮了郑烨,他对工作和人生完全失去了信心,满脑子都在想如何弄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好好地度过自己的人生。

  2005年秋季的一场大雨,使栏杆镇的郭营、梓树、单楼三个行政村形成内涝,农作物大面积被淹,当地政府向受灾群众发放救灾款60.5万元,并划拨到了栏杆乡财政所。

  听说60.5万元救灾款已到乡财政所,一心想弄到钱的郑烨认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压住内心的喜悦,急忙起草了一份《请乡财政拨付饮马港洼地受淹补偿款的报告》,并找到镇长签字同意,由财政所开出转账支票。郑烨很快就从信用社把这60.5万元转到民政所的账户上。当天,他就取了1万元现金,迈出了犯罪的第一步,接着欲望就像决堤的洪水迎面袭来。也就是从这一天起,他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名赌徒,赌桌吞噬了他的意志,泯灭了他的良知。

  豪赌后惊现大案

  春节过后,三个村的村民找郑烨,镇领导找郑烨,打电话手机关机、家里电话没人接,栏杆镇党委领导隐约感到一丝不祥。有关领导立即委派镇纪委务必找到郑烨,落实发放救灾款的情况。就在大家都在为找不到郑烨而发愁的时候,今年4月10日,郑烨回到了单位。镇纪委的同志问到救灾款的情况时,郑烨东扯葫芦西扯瓢,最后干脆说:“救灾款没有了。”镇纪委感到事关重大,于4月12日将郑烨一案移交到了县检察院反贪局。

  在办案人员面前,郑烨耷拉着脑袋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拒不交代救灾款去向。针对此情形,办案人员动之以情地说:“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你不要认为我们在讯问你就高你一头,其实人人都是平等的,人都是有感情的,我们年龄差不多,应该比较容易沟通,我们可以用心交流一下。告诉你一下家里的情况吧,你的母亲听说了你的事情后,当即就犯了心脏病,你的两个妹妹一刻也不敢离开你母亲身边。想一想你的行为对家人的伤害有多深。”办案人员一席话深深触动了郑烨,尤其是听了母亲为自己而生病的消息,顿时泪流满面。僵持的局面打开了,接着,郑烨点燃一支烟,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原来,这些救灾款已被郑烨全部用于赌博和挥霍。郑烨用救灾款第一次去赌场,输了3万元。这时候的郑烨,犹如没头的苍蝇,更像输红眼的赌徒,心里越想往回捞钱,却越输越多,越赌越大。春节前短短11天的时间里,60.5万元的救灾款就被他输掉了30万元,最多一次输了9万元。春节后,他想把年前输的再捞回来,哪知年前输的不但没捞回来,年后又输了将近30万元。此时的郑烨深知自己的将来已被这场疯狂的赌博输光了,那段时间,他的脸上像罩着一层灰,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胡子也顾不得刮,本就因病消瘦的他,就像一副骨架挂着一张人皮。

  从今年1月16日到4月10日,短短3个月的时间,郑烨先后15次将60.5万元全部取出。最后一次取钱是4月10日,也是账上仅有的1万元,郑烨本想拿着最后1万元外逃,到了安徽阜阳后,郑烨想到自己身体不好,又没有多少钱,到了这个地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最后的1万元也挥霍完拉倒。于是郑烨在阜阳的“海阔天空”一天时间就把1万元挥霍殆尽。

  至此,郑烨贪污救灾款一案浮出水面。


苏州劳动律师www.spacecao.com,为您提供相关专业的法律知识,找律师,就上苏州劳动律师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律师资料
    曹继兰 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6-4622-2967
    律师简介
        曹继兰,毕业于苏州大学,法学学士。现为苏州市江苏华海中天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业务方向:劳动纠纷、合同纠纷、专利纠纷。
       成功办理了数起典型案件。 热心公益,参与了苏州市司法局组织的“律师进社区”活动,长期为苏州市运河社区居民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及其他法律援助服务。  [详细]
    Copyright© 2012 苏州劳动律师-苏州劳动纠纷律师-曹继兰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13646222967 电话:0512-68257031(68257032)-8210 传真:0512-68257039
    地址:苏州市区西环路868号双桥868商务楼3楼(西环路金螳螂大楼南100米)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